《富比士》2017 年美国 400 富豪榜,十大富豪过半来自科技圈!比尔盖兹蝉联 24 年首富


Photo Credit:TNS Sofres

本篇来自合作媒体

腾讯科技

,INSIDE 经授权转载。


《富比士》杂誌週二公佈了 2017 年「富比士 400」美国富豪榜单,这份榜单显示在今年排名前十的美国亿万富豪中,有六人都来自于科技圈,其中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连续第 24 年高居榜首,亚马逊创办人及现任首席执行长贝佐斯(Jeff Bezos)则连续第二年位列次席。


在这一年中,「富比士 400」美国富豪榜上榜人士的最低净财富「门槛」上升近 18%,达到了创纪录的 20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为 17 亿美元。这 400 名亿万富豪的净财富总和则攀升至 2.7 万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为 2.4 万亿美元;人均净财富上升至 67 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为 60 亿美元。


就排在前十位的美国亿万富豪而言,每个人在过去一年时间里的财富都增加了至少 10 亿美元。其中,盖茨的净财富现已达到 890 亿美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 80 亿美元;贝佐斯的净财富更是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暴增 145 亿美元,从而使其以 815 亿美元的身家继续排在第二。亿万富翁投资者、「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则仍牢牢佔据了第叁名的位置,他在 7 月份捐出了价值 30 多亿美元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但其净财富仍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增加了 125 亿美元。


从过去一年时间里的净财富增幅来看,社群网路巨头 Facebook 创办人及现任首席执行长 Mark Zuckerberg 排在首位,他的身家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增加了 155 亿美元。不过,儘管扎克伯格的净财富实现了这种近乎疯狂的增长,但他的排名仍旧未能有所上升,还是排在第四名的位置上。排在第五名的则是甲骨文创办人 Larry Ellison,他的身家达到了 590 亿美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 97 亿美元。


在排名前十的美国亿万富豪中,其他来自于科技圈的两位上榜者则分别是:排在第九位的谷歌 ( 微博 ) 共同创办人 Larry Page,其净财富为 446 亿美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 61 亿美元;排在第十位的谷歌共同创办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其净财富为 434 亿美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 59 亿美元。


另外值得指出的是,美国总统 Donald Trump 的净财富今年缩水了 6 亿美元,降至 31 亿美元,其排名跌落到了第 248 位,与年仅 27 岁的 Evan Spiegel 的排名相同。


Spiegel 是「阅后即焚」通讯程式 Snapchat 母公司 Snap 的共同创办人及现任首席执行长。据《富比士》杂誌的资深财富编辑 Luisa Kroll 称, Spiegel 是上榜富豪中最年轻的一位,而且「他还是许多年以来最年轻的一位」。今年早些时候,Snap 已经在 Spiegel 的带领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 IPO(首次公开招股)上市。


《富比士》杂誌基于美股市场 2017 年 9 月 22 日的股票收盘价编制了这份「富比士 400」榜单。


【洪大伦】社会不该盲目鼓励专家发表他不懂的事


(Photo Credit : 路透社)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标题有点呛,不过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不是刻意针对特定教授,而是针对台湾目前创新创业环境的有感而发。

说到专家,最容易让我想起自己以及身边众多新创团队,去申请政府计划,像是为人所熟知的 SBIR、SIIR,碰上问一堆莫名其妙问题的专家学者,整个就很头大。最大的问题在于「本位主义」,就是说这些专家学者经常用自己领域的学识涵养,去质疑或批评创业团队的点子不可行、规划不够縝密、绩效做不到,这就是团队经常会抱怨的状况。纵然我们都会奉劝新创团队,不要把政府计划当成创业初期的「资金来源」,但是,正因为新创团队早期缺钱,所以才有更强烈的意愿想争取政府补助。

换言之,绝大多数去申请政府计划的团队,几乎必然就是因为资金不够、手边资源不足、团队规模较小,才去想跟政府拿钱。若非如此,谁愿意耗这么多心力跟政府玩,还要搞麻烦的要命的核销,还要应付叁不五时的资料提供、专家访视、结案报告,光这些流程,就快整死新创团队。结果,审查的专家学者总是用非常大的框架,去严格检视这些规模不大的小团队,造成申请的过程经常有不愉快的体验,感觉身体被扒光了,还要被你数落身材不好、营养不良,外加质疑你以后长不大、不会变漂亮,所以很抱歉请你明年再来。其实我非常能理解政府计划的背景因素,以及专家学者为什么会有这些表现,多数情况下,我宁可归因于系统性问题,而不是单一教授学者的问题。然而,我们还是可以经常碰上许多教授,发表让人彷彿置身平行时空的言论,这就有些离奇而弔诡了。

创业这件事就跟生孩子一样,所有人都是孩子生了才开始学着当爸妈。考过保母证照但自己没生养孩子的专家,未必会比自己亲手照料孩子的妈妈,要来得更专业或更知道状况。理由很简单,任何专家,除了学识素养以外,还需要「临床经验」,甚至在「创业」的初期,临床经验往往比知识重要。原因是,我们所受的高等教育知识,特别是商管类,几乎都是从大公司的角度在看待问题,然而「创业」却不是如此,于是产生「专业知识」与「实务问题」的应用落差。说白话一点,创业早期,许多商管知识根本派不上用场。不是知识有误,而是时机点不对。

换句话说,或许某些专家学者是某些专业知识领域的顶尖,但是,如果你没体会过在资源非常不足情况下的创业,甚至是自己从无到有、白手起家,没有靠人情借钱、求业绩,没有苦到濒临崩溃的体验,从中培养出「临床经验」、街头智慧,你说你真的懂创业?我觉得那距离还很遥远。念过会计的人就知道,课本或考试,必然都给你一个大数字去做题目,有谁会拿 10 元、20 元的数字作为课堂范例?读行销,有哪个行销篇章教你「如何在没钱的情况下让产品大卖」?不都是在研究 Nike、Disney、Coca-Cola? 但创业的真实面貌就是如此,根本没这么多钱可以应用。

学财务,投资决策、融资决策、股利政策,都是大公司才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时间去做评估,差 1% 的 IRR 可能就是差几千几百万,所以当然有评估的必要;然而,创业初期涉及的金额可能就是这么几万、几十万,评估的摩擦成本、错过时机而造成的损失,可能都高过潜在的获利。说管理,大学教育动不动就是战略、策略、分析,但实务上的创业,哪来的时间跟资源给你分析,公司才一个人而已是要分析什么?公司的资源少得可怜,愿意跟你谈的客户屈指可数,几乎不存在策略的选择性,只能土法炼钢、一步一脚印去完成某些目标。

你说,如果资源这么少,本来就不该创业。如果是这样,世界上有资格创业的,只有 0.1% 金字塔顶端的有钱人、二代才能创业?还是说至少爸妈要能掏出个一两百万给你当本钱,赔光也不会心痛的才可以创业?又或者是要像戴胜益说能跟朋友借到几亿元才可以创业?我相信,目前我身边的创业朋友们,都知道这样的描述并不真实,因为多数情况下,他们很可能都是靠 30 万、50 万就起家,在非常拮据,甚至在大热天连冷气都不敢整天吹的办公环境下,咬牙苦撑活了下来。

没有伞的孩子,才会在雨中奔跑。同样的,真正的创业家精神,不就是在他人看似没有机会、没有资源、没有条件的情况下,依然靠着努力与生存意志,让自己在绝境中活下来,勇往直前?这样的奋鬥精神,难道不该是我们值得拿来鼓励孩子们具备的态度?还是说,只要你是弱势、没有富爸爸的孩子,就乖乖认命当个劳工就好?

当我们一方面批评现在的大学生不积极、没有狼性,却又一方面说不要盲目创业,这不是很矛盾的教育思维?如果我说,来摆路边摊创业,大学教授一定说这没什么出息,但人家章鱼小丸子创办人张世仁,就是靠 30 万创业,打拼 17 年之后拼出了 10 亿的身价,那究竟是谁没出息?

我必须说,创业真的没有所谓準备好这种事,即使有,也绝对不是像教授所说的那种,你要懂这个、懂那个,要学会A学会B才能创业,说实话,如果这样的逻辑能通,那现在上市柜公司的老闆们,应该都是教授才对,而且要是「通才」教授,不能是某些专科的教授,但显然事实不是如此。

其实,从自己的创业历程出发,以及协助一些新创团队的经验来看,我们不该是提倡「别盲目创业」,而是应该尽可能地让「创业的真实状况」为大众所知,让许多想创业的大学生、年轻人能提早知道状况,这才是更具有意义的作为。鼓吹创业的同时,也能尽可能揭露创业的残酷与灰暗面,让年轻人有更全面的认知,我认为对这个社会绝对有帮助。

我曾说过,创业是最好的国民教育,至今依然没有改变。事实上,如果我们放大一点格局去想,就算真的「盲目创业」又如何?不就是失败没有好果子吃?富二代创业没这问题,失败了还可以回家,像我们这种普通人,如果失败了不起回到原点,若年纪只有 20 岁出头的年轻人,那更是有失败的本钱与青春,那到底有什么好损失?走这一遭失败了又如何?

日本知名服装品牌 Uniqlo 创办人柳井正曾说过,所有的成功,都是从无数次的失败累积而来,而他着名的「一胜九败」创业哲学则说:「创业不需要有什么特别的资质。 我认为几乎所有人都能创业,重要的是自己做做看。 不论失败几次都不气馁地持续挑战,在这样的过程中, 就能培养出一位经营者。」「重点在于尝试,错了也没关係,错九次, 就有九次经验。」这才是真正的创业精神,不怕失败,而是懂得从失败中记取教训,并重新站起来,继续努力,直到成功为止。

我个人失败了叁次,比起「九败」还有六次额度,但我依然活得好好的,并且对未来充满希望,而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普通人,没有显赫学历,没有家财万贯的背景,没有出色的能力,但我依然执着在创业领域里打拼,希望能建构属于我的事业。若台湾的年轻人都能学会面对失败,接受失败,并且重新站起,这个国家只会越来越强,而不会越来越弱,既然如此,何不让创业成为他们最好的教育方式?

让人际的挫折逼迫他们拥有成熟的人格,用商业的现实让他们懂得谦卑与利他,让激烈的市场竞争教他们认清自己的不足,并了解如何提高产品与服务价值,成为更坚实、更具竞争力的企业。鼓励创业,其实就是鼓励进步,追求卓越。纵然不是人人都适合创业,但若能在年轻时走过一遭,体验创业带来的震撼教育,我相信这对他们将有莫大的帮助,也终将逐步引领台湾成为创新创业的基地。

这样的台湾,既美好也踏实啊。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新纪录!苹果公司市值首度突破 8000 亿美元


REUTERS/David Gray

原文刊登于

腾讯科技

,INSIDE 获授权转载。


据美国财经媒体


CNBC


报导,

苹果

公司股价週一继续上涨,在投资者推动下盘中市值首次突破


8000


亿美元。


美国当地时间週一,苹果公司股价短时间触及


153.44


美元,而根据最近一次的季度财报显示,该公司已发行股票总量为


52.14


亿股,也代表其市值刚刚超过


8000


亿美元。


苹果公司股价週一最终收盘报


153


美元,涨


2.71%


,创收盘历史新高,市值达


7977


亿美元。


苹果上週发佈季度财报,消息好坏参半,


iPhone


销量低于预期,但平均销售价格上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提姆‧库克


(Tim Cook)





iPhone


销量下滑的部分原因归咎于消费者持币等待预计将在


9


月份推出的新产品。


华尔街似乎同意库克的观点。据财经资讯提供商


FactSet


数据,进入本月以来,分析师们已将苹果未来


12


个月的目标股价调升了近


30


次。投行


Drexel Hamilton


分析师布莱恩‧怀特


(Brian White)


最为乐观,週一将苹果目标股价提高至


202


美元,也意味他看好苹果市值今年突破万亿美元大关。


怀特说,儘管苹果市值创下新高,但


iPhone 8


、海外现金回流和即将面世的创新产品,这些因素都可能推升苹果的股价。此外,苹果在中国市场的疲软表现可能已出现转机。

延伸阅读:

  • 巴菲特:我没预料亚马逊发展得这么好!


【洪大伦】失落的台湾社会



photo credit:

John Haslam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 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 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物价的推升就跟股票一样,只要有极少数人疯狂用大资本去炒作,它就会节节上升。简单说,物价的推升不是看「人数多寡」,而是看「金钱多寡」。

这意味着什么?当贫富差距拉大,M 型化加剧,就会有少数人能永远站在对他有利的一方,却有绝大多数的人无论怎么努力,赚钱永远赶不上物价。

在某些国家— 尤其是极权政府,为了能确保统治阶级的政治领导地位,以及大型财团的资本垄断益处,因此「控制物价」就成了确保他们地位最有效的手段。可以这样想像,你好不容易存了 10 元,但政府让物价也涨了 10 元,那你的实质购买力根本没增加;当你又好不容易存了 50 元,财团又想办法让物价涨了 50 元,你其实永远都无法摆脱被禁錮在某个区域,为政府、为财团打工的命运。

巴菲特投资的企业中,筛选标準有一项,叫做「这家企业是否可以自主性提高价格?」,道理也是这么来的。企业跟个人一样,如果赚的钱无法赶上通膨,那也是不具竞争力的企业;反过来说,若这个企业本身就是能自订商品价格,同时市场还是照样得买单,就意味着这企业有很深厚的护城河,可确保长期竞争优势,可口可乐就是经典案例。

从这标準来看,你会发现大多数企业确实活在

「只有会计利润,没有经济利润」

的情况下,他们赚钱,赚的是规模经济财,而不是高毛利财,因为他们无法自由调整售价,既然售价动不了,那砍成本就成了唯一的路,无怪乎「cost down」思维如此盛行。

从农业、工业、服务业,处处可见这种状况。

简单说,当大家谈「剥削」这个议题时,其实我想的不是特定族群的「剥削」,而是总体经济上,很大多数的人无法跳脱老鼠笼,只能赚到养活自己薪资的状况。

也就是说,某些族群说自己被「剥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并不是只有他们被「剥削」,而是很多人都被「剥削」。但是这种剥削跟非洲衝突钻石那种被控制的剥削不同,纯粹是因为总体环境下,赚不到「超额利润」只有基本收入的「剥削」。

在我来看,22K 就是对年轻人的一种「剥削」,他们不是完全不能生活,却只能赚取到足以生活但存不了钱的窘境,而这现象普遍发生在许多产业的每个人,并不特定只是某些族群。因此,农民也好,渔民也罢,甚至医护人员,太多社会中被「剥削」的现象相当普遍,说穿了一切都是物价惹祸,其根源就是贫富差距,以及政府政策过度倾向财团的苦果。

正因为多数人只能赚到基本生活所需的薪资,对比有钱人的生活,既得利益者的存在,民众的相对剥夺感很重,这样的氛围则慢慢堆积出一种「仇富」心态,以致产生资本与劳工对立,民众与财团对立,公民与政府对立的现象。

更有甚者,这样的对立会衍生到「同类互砍」的情况,也就是说,明明你不是 1% 的有钱人,是那 99% 的普通人,结果当你看到有个「普通人」可以透过某种方式或门路赚大钱、领高薪、订高价,你会感到愤怒,你会批判对方是奸商,甚至希望除之而后快。

你做不到或不愿做,结果还要去阻止可以做得到、愿意做的人,对那些即将或可能跳出老鼠圈的人大声挞伐,这就是「同类互砍」,也是相对剥夺感重的社会带来的一种悲哀。

原本不合理的,自然是打击、压迫与对立的最好理由;原本合理的,由于心态已经扭曲,所以也可能被打成不合理,甚至贬抑成罪恶。

比方说,曾听过有人对社会企业批判是「挂羊头卖狗肉,假公益真诈财」,甚至有人直言不讳地认为「社会企业就是不应该赚钱,要赚钱就不要叫自己是社会企业」,却没想过社会企业也是企业,本来就有义务创造利润,否则他就无法永续生存;一旦无法永续生存,就无法长期为特定社会问题提供资源并解决问题。

A设计师某种服务收 100 元,听闻竞争对手收 500 元,于是 A 设计师非常不满地批判对方是奸商,批评人家「真敢赚」,却没想过为什么人家可以收到 500 元还有人买单,而你只收 100 元却生意不好。

某些产业非常需要外籍白领加速国际化,却有人认为这是侵害台湾劳工权益坚决抗议反对,但反对者却未必有充足能力可以满足这些产业的需求,也就是他们反对了自己根本无法胜任的工作项目,却要这些需求产业跟他们一起坐困愁城。

某公益组织的执行长年薪 100 万,外界大肆抨击这是滥用善款的肥猫,却没想过这个执行长的募款能力超强,经营才华卓越,一年可以帮组织带来 1 亿元的收入,同时减低了营运成本,强化了资产运用效率,而外界只看到那 100 万年薪。

是否觉得可怕?原来,物价高涨,低薪环境,M 型化社会,不只让这个社会许许多多人过得辛苦,甚至扭曲了我们对于求长进、求获利、求创新的思维。我们再也不去探究真相的本身,只从形而上的表象就发表不满,用媒体看社会,用键盘维护正义,用八卦、直觉而非证据进行批判,用自行脑补的方式填满逻辑论述的空乏。

这是否是我们要的社会?我过不好,也不可以有人过得好;我赚不到钱,你也不可以赚到钱;我享受不到政策好处,你也不能享受好处。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恶性循环就是台湾越来越不创新、不进步,因为任何想在这环境下突围的人,就会被打成落水狗。同时,人人追求小确幸,却不愿对更远大的梦想去付出,还嘲讽、奚落那些勇敢筑梦踏实的人。对的事坚持不了,因为一定有人酸,而支持的人默不吭声;错的事因循苟且,反正没人想改,想改的人一定面临枪打出头鸟的窘境。

台湾要进步,首要改变的,就是停止这种恶性循环的思维,其中更重要的则是回归到自己。

事情批评很容易,但自己卷起袖子做才会知道并不容易,说嘴的人太多而做事的太少,说风凉话的人多而勇于实践的人少。改变,不能用口号,需要行动,而且需要你我都行动,这样的力量才足以推动一点变化,让社会一点一滴美好。

什么事都靠政府不可能改变,什么都怪大环境更是无法让台湾进步。更重要的是,你的生活想更好,只能靠自己去努力。纵然你的确有权利批评政府,抱怨大环境,但这都无济于事不是?彷彿政府不帮你,命运之神不拯救你,你就有理由摆烂自己的人生,若真是这样想,你的人生永远改变不了。

为自己而努力,为自己而战,无形中也能为台湾的进步贡献一点心力。既然情况已经如此严峻,我们就不能再找理由推諉,只有想办法突围,靠自己拼命去做,是不是保证必然得到某种你要的结果没人知道,但至少你能多少找回掌控自己人生的机会。

不要把自己的人生浪费在抱怨上,纵然你确实有充分理由抱怨,然而那不会改变任何事。终究来说,自助而后人助,人助才有机会获得天助,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卷起袖子,靠自己努力最踏实啊!


看好十週年版 iPhone,苹果市值突破 7000 亿美元,今年让巴菲特赚 11 亿


REUTERS/Charles Platiau

原文刊登于

腾讯科技

,INSIDE 获授权转载。


在受投资人期待的 iPhone 上市

十週年

之际,苹果将推出一款重大升级的十週年版智慧手机的推动,该公司股价週二盘中创出 135.09 美元的历史新高,并收于 135.01 美元的历史最高收盘价。苹果股价创新高,也让「股神」华伦· 巴菲特(Warren Buffett)赚得盆满鉢满。


苹果股价週二临近收盘时上涨 1.3%,达到 135.09 美元,打破公司 2015 年 4 月 28 日所创 134.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价。按照 135.01 美元的收盘价计算,苹果市值已突破 7000 亿美元大关,达到 7083 亿美元。


作为标準普尔 500 指数的第一权重股,与去年上半年的最低股价相比,苹果股价已累计上涨了 50%,今年以来已累计上涨了 16%。许多华尔街投资人均认为,iPhone 6S 在两年前的强劲销量,意味着超常数量的客户群体已準备好对手中的 iPhone 进行升级。


投资公司 Cornerstone Financial Partners 共同创办人杰夫 · 卡布恩(Jeff Carbone)表示,「我们目前持有苹果股票,且正寻找机会继续增持这家公司的股票。消费者的感觉非常好,他们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苹果产品。苹果还将会发表许多的好消息。」


彭博社的调查数据显示,市场分析师目前普遍预测,未来 12 个月内苹果股票目标价格还将迎来进一步上涨,平均目标股价达到 142.58 美元。此前,苹果股价曾在 2015 年 4 月创出 134.54 美元的历史最高价,但在此之后的近两年时间中,由于担心智慧手机行业增速放缓以及苹果除 iPhone 以外的产品前景,该公司股价接连迎来下跌,随后长期在 90 美元至 130 美元的区间内运行。


苹果在今年 1 月 31 日发佈的财报显示,在截至 2016 年 12 月 31 日的第一财季,该公司净利润为 178.91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滑 3%;每股摊薄收益 3.36 美元,优于去年同期。2016 财年第一财季,苹果的净利润为 183.61 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 3.28 美元,创历史新高。苹果第一财季运营利润为 233.59 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 241.71 亿美元。苹果第一财季营收达到创公司记录的 783.51 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758.72 亿美元增长 3%。该公司第一财季每股收益和营收均达到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汤森路透调查显示,分析师之前预计苹果第一财季每股收益为 3.22 美元,营收为 773.8 亿美元。


虽然 iPhone 7 并未像先前的 iPhone 系列产品能够在上市的第一个完整季度让 iPhone 整体销量实现双位数百分比增长,但 iPhone 在第一财季出货量仍同比增长 5%,达到创纪录的 7820 万部。iPhone 目前是苹果的旗舰产品,佔据了公司营收的叁分之二。这也是 iPhone 出货在过去一年的时间中首次恢复增长。受此推动,包括 Pacific Crest、奥本海默和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等多家投行均上调了苹果目标股价。


市场调研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提供的数据显示,凭借 iPhone 7 强悍的市场表现和叁星电子召回 Note 7 事件助推,去年第四季度 iPhone 出货量超越叁星电子,跃居世界第一,市场佔有率达 18%。叁星电子去年第四季销量约为 7750 万台,同比下滑 5%,最终被苹果超越。


汤森路透的数据显示,苹果股票当前的动态市盈率为 14.3 倍,为 2015 年 4 月以来的最高动态市盈率,超过过去 5 年 12 倍的平均动态市盈率。


股神狂赚


「股神」巴菲特旗下的波克夏· 哈萨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送出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显示,该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再度出手增持了苹果股票。截至第四季度末,波克夏· 哈萨威已持有 5736 万股苹果股票,远远超过截至第叁季度末的 1523 万股。


苹果股价在去年第四季度上涨了 2.5%;今年以来又累计上涨了 17%,同期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 3.8%。如果波克夏· 哈萨威继续持有苹果股票,今年以来已为其赚取了 11 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波克夏· 哈萨威在去年第一季度买入 981 万股苹果股票,首次开始建仓苹果股票。大约在同一时期,激进投资者卡尔 · 伊坎(Carl Icahn)决定清空苹果股票。随后,波克夏· 哈萨威接连增持苹果股票,在第二季度买入了 540 万股。购入苹果股票的举动令业内人士倍感意外,因为巴菲特一直很少涉足技术板块,且苹果股价因营收和利润连续叁个季度的下滑正处于低迷之时。事后人们才得知,原来这并非巴菲特的决定,而是代理投资经理的行为。

延伸阅读:

  • iPhone 问世 10 周年,传苹果要直接推 iPhone 10
  • 传苹果今年更新叁款 iPhone,售价可能超过 1000 美元!
  • 苹果向叁星加订 OLED 萤幕,估计将打造 1.6 亿台 iPhone 8
  • 无边框曲面萤幕、无线充电?供应鍊爆料 iPhone 8 大跃进


你赚不到钱,是因为你舍不得付钱


本文转载自 〈

你赚不到钱,是因为你舍不得付钱

〉, 作者洪大伦为 Hands Up 创业育成中心创办人兼执行长,会计与财务金融背景,喜欢投资和企业经营,着迷于巴菲特的投资与处世哲学。乐于交朋友、阅读,有许多创意商业构想与行销点 子,目前专职于协助创业团队寻求资金,并提供相关育成服务,也是一名小小天使投资人。

过去我们谈论过许多关于创业家要谨慎使用资金的概念,但我也强调,钱不是不能花,而是应该花在刀口上,一味省钱对你未必是好事,有时反而会耽误你的发展。当然,什么时候算是刀口上,就看你的对于自己事业的判断。

比方说,同样从事电子商务销售自家产品,有些人会认为物流很重要,于是把原始资金跟赚到的钱用来投资在物流服务,这就会是该品牌的价值选择;另外或许也有些电商会把资源投注到售后服务或保固上,确保消费者购买后无忧;当然也有些人把钱投资在包装、形象、广告上,专注在经营形象,让名气炒作起来。

无论你的看法是哪一种,这当然都只是一种选择,没有对错,每个同业竞争对手赌的都是谁的价值堆积快,或者价值取向正好迎合消费者所需。因为资源不多,所以刚开始你只能选择在某些面向或服务上加强,然后一步一步将你想满足的不同价值累积起来,最后就形成你的竞争优势。

在这些过程中,该花的钱绝对要花,而且要持之以恒的花,效果才能逐步显现。当你想深化消费者对你的印象或提供的价值,就必须倾注资源把服务做好,同时让大家知道。在与市场沟通的过程中,这些钱绝对免不了,毕竟没有哪个消费者会有空停下脚步专注听你说什么,简单说市场上杂音很多,大家都在争取发言权,你如果连舞台都站不上去,麦克风都抢不到,纵然你长的再美再帅气,都很难被注意到,产品、理念、价值也就难以传达出去。

另一层比较常见的问题是,新创团队很省钱,身体力行、极力遵守 cost-down 原则,结果省过头就变成找员工都想找实习生,而且实习生还要十八般武艺全能,独自开发超大专案,更扯的是居然只愿意给人一张薄薄的实习证明,连一分钱也没有,流传到市场上去,自然就成了笑话与大家攻击的对象,相较商誉与企业形象损失,我想这并不划算。

说实话,这种情况不是只有一次,长年观察下来,网路上几个与创业相关的论坛或BBS站,经常可以看到类似的徵才讯息,上述那种摆明要找免费全能实习生的案例是比较夸张的,多数情况是徵求「合作伙伴」或者「创业伙伴」。这种徵才讯息的条件通常很严苛,标準很高,但是提到待遇或福利就是 0,再不就是说得好像股份很值钱,愿意与伙伴「分享」20%、30% 的乾股等等…,是的,只有传说中看不见、摸不着的乾股,至于薪水一毛都没有。

其实创业伙伴这种事真的是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而许多团队或许也会想辩驳说「如果我有钱,我当然就请员工啊」,不过我认为真正的问题不是找「免费全能实习生」或是「免费全能创业合作伙伴」这种事,而是你对创业的认知太浅薄,同时看的太小儿科。

每个人创业的条件不同,虽然资源多寡不代表成败,但你也不能什么都没有就要跳入市场较劲。以上述这些案例来看,如果你想做的网路服务已经有既存的竞争者,你想去挑战它所以需要至少 3~5 个工程师,或者你想创业的内容就是需要不少工程师、设计师等专业人才加入,你总得先盘算一下自己有多少资源、多少实力、多少斤两再上擂台,而不是先投入了才去烦恼自己没人,然后用相当夸张的方式去找人加入你。

这种徵才方式暴露出来的不只是你没资源这种事,更在于身为创业家的你根本就没有自知之明,投机心态表露无遗,觉得矇到一个算一个,毕竟小孩玩大车终究会面对这样尷尬的处境,而这种事明明可以事先避免,你却让自己落入进退不得的处境,头洗了一半又抽不了身,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从这观点去看,这样的创业家说能在创业其他问题上有多明智的决定我都怀疑,因为创业过程中要面临比这种问题更复杂、更棘手的还多着,极端夸张的徵才讯息暴露出的不是你没钱创业或资源不足而已,而是身为领导者的你判断能力有问题,绝非一般的失误或不小心可以带过去。

孙子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创业有风险没错,但也不代表你应该让自己投身在风险之中,除非你真的有秘密武器或退路,否则轻量级硬要上场挑战重量级,就是一种愚蠢的冒险行为。知己知彼是很重要的课题,你不止要懂得盘点自己的资源与实力,还要舍得花钱换取更大的利益或好处,这都是创业家必须学习的功课之一。你必须务实的认知到,做生意就是「先有舍,才有得」的逻辑,「没有舍,而有得」的情况不是不会出现,只是你得去碰运气,而且是机率很低的运气,然而如果你总是把你的创业置放在机率很低的好运之上,其实你只是大幅降低了自己成功的机会而已。

你赚不到钱,是因为你不舍不得花钱。这句话很精确也很明白的提醒你「先有舍,才有得」的创业逻辑。创业之中有些事就是不得不花钱,你要认清这个事实,不要用投机心态看待创业,守株待兔期盼好运降临,这绝不会是创业的成功逻辑。


【洪大伦】矽谷是一种不怕失败的精神,而台湾是一台蓝宝坚尼!


Lamborghini(Photo Credit: 路透社)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 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 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最近网路上常看到讨论「亚洲矽谷」政策,无论正反两方都有,各自有自己的逻辑与想法,我没有足够的专业与数据可以评论,所以暂且放下,来谈谈台湾政府根本上的问题。

如同我过去所说,

政府对于创新这回事,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容错空间」。

只要钱洒出去,抱歉,没有换到「性感的 KPI 成效」是不可以的。请注意,不只是 KPI 而已,还要是性感的,不能是乾扁的、瘦不拉嘰的,一定要秀色可餐才算数,否则民意代表、审计单位会跳脚,质疑资金往哪里去,质疑是否有图利问题,质疑成效不彰。于是,主导的政府单位为了自保,便会设下重重关卡来防堵弊端,并要求「资金使用效率」,而「防弊重于兴利」的态度也由此而生。

延伸阅读:

青年创业 95%倒闭 桃市青年局挨轰

无论是我们的法规,或是行政惯性,甚至是台湾民众对创新最基础的认知,大概都与创新有相当大的抵触。这会造成什么问题?就是当有一小群人拼命想加油门的时候,就会有更大一群人忙着踩煞车。

台湾明明是一台蓝宝坚尼,我们有钱、有人才、有研发实力,却被这些重重限制给阻碍了速度,不只不能开快一点,还要保证上路绝对不能出车祸,连小擦伤都不允许。这种情况下,哪里能有创新?

我认识少许中央与地方的长官,都非常有心想推动创新创业。可惜,这些热情往往也都被僵化的行政思维给绑住,还要被不想多事的其他单位给扯后腿,看到这些现象,我心中只有为他们抱不平,却也只能无奈的眼见这些事情发生,无能为力。最后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在严苛的遊戏规则下,实现一点点理想,做一点能对创新创业有帮助的小事。

回过头来说,矽谷是什么?在我来看,

矽谷不只是一个地理位置的概念,更是一个鼓励尝试、冒险创新的精神与文化。

他们有极为丰富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在这样的生态圈里,人人都知道

失败是 99.9% 的常态,成功是 0.1% 的偶然,知道尝试创新的错误可被允许,甚至值得被鼓励重新再起。

正是因为这种不怕失败的环境与氛围,让拥有矽谷精神的年轻人们得以在这里不断实践他们的梦想。

他们不是不会失败,只是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勇于尝试,并且更有资源与舞台支持他们的尝试。

两相对照,台湾的环境又是什么呢?政府出了钱,就认为失败风险应该是 0,成功则必然得是 100% 或 120%;登记公司需要 1~2 週的时间,登记协会要至少 7~8 个月,新加坡只要你资料齐备,2~3 天即可完成公司注册;

全球都在抢人才,台湾还在为白领外籍争论会不会排挤工作权益

;矽谷有一大堆天使投资人,通常都是成功的创业家,成功后更愿意投资给创新创业团队,但

台湾的企业家多数宁可把钱拿去炒房地产、股票,而且愈大的公司越保守,越不想冒险。

民间如此也就罢了,然而台湾政府不仅没有扮演加速的角色,还不断踩煞车,用僵化的行政体系困住了创新创业的发展与契机。更重要的是,明明这种问题人人都知道,因为所有官方、半官方、承接计画窗口、执行单位等… 通通嚐过苦头,却只有极少数人想改变,一样无能为力。

这就是台湾最大的困境啊!我们的创新脚步太慢,行政僵化,缺乏改革的决心,同时不具魄力,怕被民意机关骂,怕不小心触犯法律,以至于「可能犯错、失败」的事情不敢做,但对的事情也不坚持,永远夹在中间找妥协,最后就是四不像。

教育、法规、台湾民众认知、行政体系、民意机关,太多面向都与创新中需要冒险的必然性有所衝突。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亚洲矽谷」选在哪里,都注定要面对这些挑战。这不是区域选址的问题,而是我们国家的环境整体的问题。

这些问题没有明确改善,选哪里当矽谷都一样。

当然,以台湾现行的状况来说,亚洲矽谷既然喊了,要做出性感的 KPI 应该也不会做不到,但实质效益是什么?是真的让创新创业可以在这样的园区里开花?还是又导入大公司、大财团去满足政府想看的数字?或者是发包让执行单位自己想办法去生绩效出来给长官当桂冠?就有待时间去验证了。

再次强调,

矽谷是一种精神,一种充满机会、不怕失败的生态环境

,为要达成这样的元素,必得举国上下,认真重视台湾多重的问题,用魄力彻底革除更多可能阻碍创新的思维与体系,才能让资源花的更有效益,也才能达成真正亚洲矽谷之创立目的。

有钱能做事很重要,但只靠砸钱买绩效,是不可能创造奇蹟的。

我不是唱衰亚洲矽谷。相反的,正因为相当重视创新创业的政策,衷心希望它能成功,才有这番肺腑之言。只是,我希望有关单位能深度省思,亚洲矽谷的成功绝对不在于硬体建设,而在于软体工程。能有多大程度的进展,则视魄力与智慧而定。

延伸影音:【INSIDE Live!】光明顶共同创办人洪大伦,跟 INSIDE 当家主编李柏锋聊聊中部的创业生态&传产如何进行网路行销!


【洪大伦】年轻人,商业提案跟你想的不一样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 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 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商业提案,不是来提你想幹嘛,而是来提你能给什么好处。如果你先懂这样的逻辑,相信我,你的商业提案会比较顺利。

很多学生团队或刚出社会不久的年轻人,都误以为商业合作就是去拜访人,然后提一个构想,花一堆时间讨论,来往几次,就能达成商业合作。虽不能完全说不正确,但其实距离真正有吸引力的商业提案思维还有点远。

回顾过去,从刚毕业到第一次创业前几年的商场经验后,我发现绝大多数的商业提案都失败了,以前我总觉得一定是我不够诚恳,或者没找到关键人物,也可能是我简报做的不够齐全,资料看得不够多,所以对方觉得我水準不够,以至于无法达成合作。

是,固然这都可能是失败的理由,但真正的关键其实是:

「你根本在浪费对方的时间」

简单说,你想像中的商业「合作」,对方多半是没兴趣的,特别你如果是学生团队,是刚创业的年轻团队,一没品牌力,二没知名度,叁没好产品,四端不出足够大的饼,五你无法证明自己的实力,在彼此条件、资源、实力相差这么大的情况下,说「合作」还真的太遥远。

你需要做的,不是一直口口声声嚷着「合作」,而是要把提案内容聚焦在「能给对方什么好处」,这才是真正的核心。说白了,你去找人家合作,就是去「求」生意,或拜託人家帮你做事的,不然你也不会去拜访不是?既然是如此,态度诚恳是基本的,但有没有提着「牛肉」去,那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换言之,不要浪费你的时间兜圈子,去提案,就是去提你準备给多少钱?给多少资源?你能带给对方什么梦寐以求的好处?是否能给对方很想要但自己做不到的益处?或者你能为对方做什么?进行什么样的计划或项目是对对方有好处的?这才是你去商业提案应该讲的内容。

也就是说,商业提案的核心精髓在于「你要给什么」,而不是「你想得到什么」,是「付出」的概念,不是「获得」的概念,这两者在本质上有很大的不同。其他的内容,都只是点缀的废话而已。

很多年轻人都把在学校的习惯搬到社会上,把商业提案当作是在学校讨论报告一样,大家漫无边际的聊着,那并不是商业提案的目的。请益是请益,讨论是讨论,提案是提案,把任何角色错位都不对,把任何目的错位也不对。把请益当提案,只会得到一堆教训跟洗脸;把讨论当提案,纯粹浪费彼此时间,也许下次人家根本就不想跟你再谈。

这个道理,我弄了很久才懂,是因为慢慢的我也从经常去提案的人,成了「被提案人」。许多次的邀约,光看 Email 你大概就能判断出来这个年轻人有没有基本 sense,条理如何。等到正式碰面,大概都与前期接触八九不离十,很多人就像我年轻刚出社会的时候一样,像没头苍蝇一样不知所云,搞不清楚来的目的,究竟是请益还是商业提案,因此错失了最重要的初始印象建立机会,以及后续的合作可能性。

再次强调,商业提案最重要的核心比重,就是去提「你要给什么」,而不是拼死命讲「自己要什么」。相信我,真的没人在乎你想要什么,特别你还是陌生拜访、初次见面,人家真的不关心。把议题聚焦在你能给什么?你能做什么?你想带给对方什么好处?这才是商业提案的核心内容。

所以,年轻人,打开你的商业提案简报,拿掉那些兜圈子的废话,专注描述你打算给的资源,你会惊讶自己的商业提案顺利不少,合作也变得容易许多。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2018全球最具影响力CEO出炉:马云马化腾上榜


5月11日消息,日前,《福布斯》公布了2018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排行榜,其中在十大最具影响力CEO的榜单上,中国有两位大佬上榜:阿里巴巴(195.96, 0.53, 0.27%)马云和腾讯马化腾。

尽管马云已经不再担任阿里巴巴CEO,但其仍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排在第六位。

腾讯CEO马化腾排在第十位。《福布斯》称,腾讯的社交媒体和在线游戏业务营收增加,推动了腾讯的股价上涨。

第一名是亚马逊(1609.08, 1.08, 0.07%)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他去年超越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

以下是排名最高的10位CEO,他们的公司市值总额达到5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第叁大经济体日本的GDP。

1、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

2、谷歌(1097.57, 14.81, 1.37%)母公司Alphabet的CEO拉里·佩奇

3、Facebook(185.53, 2.87, 1.57%)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

4、伯克希尔哈撒伟公司CEO沃伦·巴菲特

5、摩根大通(114.29, 0.88, 0.78%)CEO杰米·戴蒙

6、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

7、沃尔玛(82.69, 0.15, 0.18%)CEO道格·麦克米伦(Doug MacMillon)

8、苹果(190.04, 2.68, 1.43%)CEO蒂姆·库克

9、特斯拉(305.02, -1.83, -0.60%)汽车公司创始人兼CEO埃隆·马斯克

10、腾讯CEO马化腾


暂停IPO戏码还会有吗?

  5月5日收盘,美股道指站上21000点大关,继续刷新历史新高。而5月8日上证综指再度跌穿3100点关,早盘最低到了3067点,距离今年最低点3044点只有23个点。而收盘在3078点,则创出今年以来收盘新低。创业板指数最是惨烈,8日创出两年新低,有效跌破1800关口。

  深沪股市跌成熊样

  昨日亚洲股市一片欣欣向荣,除了中国。现在上证综指跌穿了3100点关,深成指跌破了万点大关,创业板指数更跌穿1800点关。从各方面来讲,都是熊样。

  本轮暴跌是对去年3月1日到今年4月7日慢牛行情的一个严重考验,近期股市的下跌,作为中证监主席的刘士余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围绕着刘士余的争论焦点无非如下:一是刘主席明显的打压市场炒作之风的言论和行动,无论是对高送转、次新股、雄安概念,还是对所谓忽悠式重组,这些都是市场炒作的热点,监管层基本上是没有让这些炒作太成气候;二是按以往做法,现在这样的熊样早就该暂停新股发行了,以挽救市场信心。而今,新股上市节奏持续创出历史新高;叁是对市场违法违规採取空前的高压严打态势,罚单陆续以天价的形式出现。

  有人按惯性思维认为持续的暴跌是市场在示威,是要迫使政策转向。但是,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第一,扩大直接融资,促进脱虚入实这都不只是中证监层面的决策,更是国家战略,应该很难改变。另外,管理层也在吸取以前的教训,暂停了扩容市场就能好起来了吗?好了以后又将如何?弄不好又是要重复以前的恶性循环。对于投机的态度也很难有大的改变,内地股市之所以27年发展缓慢,反覆折腾,核心是因为这个市场是一个投机的市场,向投资市场过渡才是必然。一个投机盛行的市场是没有明天的。对于违法违规,有关方面的态度不可能后退,以往恶庄横行,牛散呼风唤雨,股价操纵层出不穷,那样表面的繁荣隐藏的是无尽风险,炒上去再跌下来,最终受害的是整个市场,获利的只是一小撮人。

  A股要经历成长阵痛

  内地股市已经27岁了,儘管市场规模是世界第二,但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市场。巴菲特6日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中国股市时说了两点,一是成规模的上市公司(50亿美元以上)还少;二是还需要经受成长的阵痛。这两点说得都比较到位。现在内地股市也有贵州茅台这样的大牛股,但实在是凤毛麟角。整个市场估值严重高估,让市场严重缺乏投资空间。从投机转向投资市场,内地股市成长的阵痛不可避免,而再来暂停戏码也是于事无补的。

       王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