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大伦】失落的台湾社会

【洪大伦】失落的台湾社会

作者 :   时间 : 2018-06-02 



photo credit:

John Haslam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 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 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物价的推升就跟股票一样,只要有极少数人疯狂用大资本去炒作,它就会节节上升。简单说,物价的推升不是看「人数多寡」,而是看「金钱多寡」。

这意味着什么?当贫富差距拉大,M 型化加剧,就会有少数人能永远站在对他有利的一方,却有绝大多数的人无论怎么努力,赚钱永远赶不上物价。

在某些国家--- 尤其是极权政府,为了能确保统治阶级的政治领导地位,以及大型财团的资本垄断益处,因此「控制物价」就成了确保他们地位最有效的手段。可以这样想像,你好不容易存了 10 元,但政府让物价也涨了 10 元,那你的实质购买力根本没增加;当你又好不容易存了 50 元,财团又想办法让物价涨了 50 元,你其实永远都无法摆脱被禁錮在某个区域,为政府、为财团打工的命运。

巴菲特投资的企业中,筛选标準有一项,叫做「这家企业是否可以自主性提高价格?」,道理也是这么来的。企业跟个人一样,如果赚的钱无法赶上通膨,那也是不具竞争力的企业;反过来说,若这个企业本身就是能自订商品价格,同时市场还是照样得买单,就意味着这企业有很深厚的护城河,可确保长期竞争优势,可口可乐就是经典案例。

从这标準来看,你会发现大多数企业确实活在

「只有会计利润,没有经济利润」

的情况下,他们赚钱,赚的是规模经济财,而不是高毛利财,因为他们无法自由调整售价,既然售价动不了,那砍成本就成了唯一的路,无怪乎「cost down」思维如此盛行。

从农业、工业、服务业,处处可见这种状况。

简单说,当大家谈「剥削」这个议题时,其实我想的不是特定族群的「剥削」,而是总体经济上,很大多数的人无法跳脱老鼠笼,只能赚到养活自己薪资的状况。

也就是说,某些族群说自己被「剥削」,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并不是只有他们被「剥削」,而是很多人都被「剥削」。但是这种剥削跟非洲衝突钻石那种被控制的剥削不同,纯粹是因为总体环境下,赚不到「超额利润」只有基本收入的「剥削」。

在我来看,22K 就是对年轻人的一种「剥削」,他们不是完全不能生活,却只能赚取到足以生活但存不了钱的窘境,而这现象普遍发生在许多产业的每个人,并不特定只是某些族群。因此,农民也好,渔民也罢,甚至医护人员,太多社会中被「剥削」的现象相当普遍,说穿了一切都是物价惹祸,其根源就是贫富差距,以及政府政策过度倾向财团的苦果。

正因为多数人只能赚到基本生活所需的薪资,对比有钱人的生活,既得利益者的存在,民众的相对剥夺感很重,这样的氛围则慢慢堆积出一种「仇富」心态,以致产生资本与劳工对立,民众与财团对立,公民与政府对立的现象。

更有甚者,这样的对立会衍生到「同类互砍」的情况,也就是说,明明你不是 1% 的有钱人,是那 99% 的普通人,结果当你看到有个「普通人」可以透过某种方式或门路赚大钱、领高薪、订高价,你会感到愤怒,你会批判对方是奸商,甚至希望除之而后快。

你做不到或不愿做,结果还要去阻止可以做得到、愿意做的人,对那些即将或可能跳出老鼠圈的人大声挞伐,这就是「同类互砍」,也是相对剥夺感重的社会带来的一种悲哀。

原本不合理的,自然是打击、压迫与对立的最好理由;原本合理的,由于心态已经扭曲,所以也可能被打成不合理,甚至贬抑成罪恶。

比方说,曾听过有人对社会企业批判是「挂羊头卖狗肉,假公益真诈财」,甚至有人直言不讳地认为「社会企业就是不应该赚钱,要赚钱就不要叫自己是社会企业」,却没想过社会企业也是企业,本来就有义务创造利润,否则他就无法永续生存;一旦无法永续生存,就无法长期为特定社会问题提供资源并解决问题。

A设计师某种服务收 100 元,听闻竞争对手收 500 元,于是 A 设计师非常不满地批判对方是奸商,批评人家「真敢赚」,却没想过为什么人家可以收到 500 元还有人买单,而你只收 100 元却生意不好。

某些产业非常需要外籍白领加速国际化,却有人认为这是侵害台湾劳工权益坚决抗议反对,但反对者却未必有充足能力可以满足这些产业的需求,也就是他们反对了自己根本无法胜任的工作项目,却要这些需求产业跟他们一起坐困愁城。

某公益组织的执行长年薪 100 万,外界大肆抨击这是滥用善款的肥猫,却没想过这个执行长的募款能力超强,经营才华卓越,一年可以帮组织带来 1 亿元的收入,同时减低了营运成本,强化了资产运用效率,而外界只看到那 100 万年薪。

是否觉得可怕?原来,物价高涨,低薪环境,M 型化社会,不只让这个社会许许多多人过得辛苦,甚至扭曲了我们对于求长进、求获利、求创新的思维。我们再也不去探究真相的本身,只从形而上的表象就发表不满,用媒体看社会,用键盘维护正义,用八卦、直觉而非证据进行批判,用自行脑补的方式填满逻辑论述的空乏。

这是否是我们要的社会?我过不好,也不可以有人过得好;我赚不到钱,你也不可以赚到钱;我享受不到政策好处,你也不能享受好处。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恶性循环就是台湾越来越不创新、不进步,因为任何想在这环境下突围的人,就会被打成落水狗。同时,人人追求小确幸,却不愿对更远大的梦想去付出,还嘲讽、奚落那些勇敢筑梦踏实的人。对的事坚持不了,因为一定有人酸,而支持的人默不吭声;错的事因循苟且,反正没人想改,想改的人一定面临枪打出头鸟的窘境。

台湾要进步,首要改变的,就是停止这种恶性循环的思维,其中更重要的则是回归到自己。

事情批评很容易,但自己卷起袖子做才会知道并不容易,说嘴的人太多而做事的太少,说风凉话的人多而勇于实践的人少。改变,不能用口号,需要行动,而且需要你我都行动,这样的力量才足以推动一点变化,让社会一点一滴美好。

什么事都靠政府不可能改变,什么都怪大环境更是无法让台湾进步。更重要的是,你的生活想更好,只能靠自己去努力。纵然你的确有权利批评政府,抱怨大环境,但这都无济于事不是?彷彿政府不帮你,命运之神不拯救你,你就有理由摆烂自己的人生,若真是这样想,你的人生永远改变不了。

为自己而努力,为自己而战,无形中也能为台湾的进步贡献一点心力。既然情况已经如此严峻,我们就不能再找理由推諉,只有想办法突围,靠自己拼命去做,是不是保证必然得到某种你要的结果没人知道,但至少你能多少找回掌控自己人生的机会。

不要把自己的人生浪费在抱怨上,纵然你确实有充分理由抱怨,然而那不会改变任何事。终究来说,自助而后人助,人助才有机会获得天助,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卷起袖子,靠自己努力最踏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