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大伦】矽谷是一种不怕失败的精神,而台湾是一台蓝宝坚尼!

【洪大伦】矽谷是一种不怕失败的精神,而台湾是一台蓝宝坚尼!

作者 :   时间 : 2018-06-02 


Lamborghini(Photo Credit: 路透社)

作者洪大伦,拥有 5 次创业经历,研究所时期参与 TIC 100 全国创业竞赛,以「皮特拉宠物旅遊」创业题目获得全国首奖,从此开啓创业的不解之缘。 爱跟朋友分享许多创意的鬼点子,更爱与朋友一起把点子付诸实现。基督教是信仰,巴菲特是心中最欣赏的偶像,家人与朋友是生活的重心,钱从来不是选择做事的 第一考量。 目前是光明顶创育智库创办人,在新创事业圈从事育成工作。

最近网路上常看到讨论「亚洲矽谷」政策,无论正反两方都有,各自有自己的逻辑与想法,我没有足够的专业与数据可以评论,所以暂且放下,来谈谈台湾政府根本上的问题。

如同我过去所说,

政府对于创新这回事,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容错空间」。

只要钱洒出去,抱歉,没有换到「性感的 KPI 成效」是不可以的。请注意,不只是 KPI 而已,还要是性感的,不能是乾扁的、瘦不拉嘰的,一定要秀色可餐才算数,否则民意代表、审计单位会跳脚,质疑资金往哪里去,质疑是否有图利问题,质疑成效不彰。于是,主导的政府单位为了自保,便会设下重重关卡来防堵弊端,并要求「资金使用效率」,而「防弊重于兴利」的态度也由此而生。

延伸阅读:

青年创业 95%倒闭 桃市青年局挨轰

无论是我们的法规,或是行政惯性,甚至是台湾民众对创新最基础的认知,大概都与创新有相当大的抵触。这会造成什么问题?就是当有一小群人拼命想加油门的时候,就会有更大一群人忙着踩煞车。

台湾明明是一台蓝宝坚尼,我们有钱、有人才、有研发实力,却被这些重重限制给阻碍了速度,不只不能开快一点,还要保证上路绝对不能出车祸,连小擦伤都不允许。这种情况下,哪里能有创新?

我认识少许中央与地方的长官,都非常有心想推动创新创业。可惜,这些热情往往也都被僵化的行政思维给绑住,还要被不想多事的其他单位给扯后腿,看到这些现象,我心中只有为他们抱不平,却也只能无奈的眼见这些事情发生,无能为力。最后的选择,就是尽可能在严苛的遊戏规则下,实现一点点理想,做一点能对创新创业有帮助的小事。

回过头来说,矽谷是什么?在我来看,

矽谷不只是一个地理位置的概念,更是一个鼓励尝试、冒险创新的精神与文化。

他们有极为丰富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在这样的生态圈里,人人都知道

失败是 99.9% 的常态,成功是 0.1% 的偶然,知道尝试创新的错误可被允许,甚至值得被鼓励重新再起。

正是因为这种不怕失败的环境与氛围,让拥有矽谷精神的年轻人们得以在这里不断实践他们的梦想。

他们不是不会失败,只是比其他国家的人更勇于尝试,并且更有资源与舞台支持他们的尝试。

两相对照,台湾的环境又是什么呢?政府出了钱,就认为失败风险应该是 0,成功则必然得是 100% 或 120%;登记公司需要 1~2 週的时间,登记协会要至少 7~8 个月,新加坡只要你资料齐备,2~3 天即可完成公司注册;

全球都在抢人才,台湾还在为白领外籍争论会不会排挤工作权益

;矽谷有一大堆天使投资人,通常都是成功的创业家,成功后更愿意投资给创新创业团队,但

台湾的企业家多数宁可把钱拿去炒房地产、股票,而且愈大的公司越保守,越不想冒险。

民间如此也就罢了,然而台湾政府不仅没有扮演加速的角色,还不断踩煞车,用僵化的行政体系困住了创新创业的发展与契机。更重要的是,明明这种问题人人都知道,因为所有官方、半官方、承接计画窗口、执行单位等... 通通嚐过苦头,却只有极少数人想改变,一样无能为力。

这就是台湾最大的困境啊!我们的创新脚步太慢,行政僵化,缺乏改革的决心,同时不具魄力,怕被民意机关骂,怕不小心触犯法律,以至于「可能犯错、失败」的事情不敢做,但对的事情也不坚持,永远夹在中间找妥协,最后就是四不像。

教育、法规、台湾民众认知、行政体系、民意机关,太多面向都与创新中需要冒险的必然性有所衝突。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亚洲矽谷」选在哪里,都注定要面对这些挑战。这不是区域选址的问题,而是我们国家的环境整体的问题。

这些问题没有明确改善,选哪里当矽谷都一样。

当然,以台湾现行的状况来说,亚洲矽谷既然喊了,要做出性感的 KPI 应该也不会做不到,但实质效益是什么?是真的让创新创业可以在这样的园区里开花?还是又导入大公司、大财团去满足政府想看的数字?或者是发包让执行单位自己想办法去生绩效出来给长官当桂冠?就有待时间去验证了。

再次强调,

矽谷是一种精神,一种充满机会、不怕失败的生态环境

,为要达成这样的元素,必得举国上下,认真重视台湾多重的问题,用魄力彻底革除更多可能阻碍创新的思维与体系,才能让资源花的更有效益,也才能达成真正亚洲矽谷之创立目的。

有钱能做事很重要,但只靠砸钱买绩效,是不可能创造奇蹟的。

我不是唱衰亚洲矽谷。相反的,正因为相当重视创新创业的政策,衷心希望它能成功,才有这番肺腑之言。只是,我希望有关单位能深度省思,亚洲矽谷的成功绝对不在于硬体建设,而在于软体工程。能有多大程度的进展,则视魄力与智慧而定。

延伸影音:【INSIDE Live!】光明顶共同创办人洪大伦,跟 INSIDE 当家主编李柏锋聊聊中部的创业生态&传产如何进行网路行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