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一辈子只打二十个孔

投资神话里都是百战百胜的故事,但现实却很骨感,即便是巴菲特都承认不断在犯错。然而,为什么有的人一犯错就致命而有的犯了错却不会导致严重损失呢?

01

投资的两端是分析和交易,两端是等待连接的。投资分析的核心是业务理解和概率思维,投资交易的核心是概率和逆向思维,等待的核心是保持能力圈和尊重常识。

从长远来看,好的交易不会挽救糟糕的分析,但好的分析会毁掉糟糕的交易。然而,最难的部分是学会等待(无论是股票还是货币)。

 

投资的绩效是后验的,但每一项投资的中长期概率和概率是可以预先确定的。

良好的表现是结果,原因是本质。

努力、天赋和运气可能是三个最重要的原因:在正确的方向上工作将给你成功的地板,天赋将决定效率和成长的时间成本,运气总是会给正确的人带来惊喜。

成功的投资者并不擅长计算和选择,他们更擅长放弃和坚持。

与其说是倾听和观察各个方向的能力,不如说是集中注意力而不分心的能力。与其说它是一种天赋,不如说它是一种天赋,而是一种对自身局限性的深刻理解,一种对市场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的清晰理解。

投资之神并没有得到神秘的启示,而是忠诚于复利,并将其付诸实践。

懂得复利的人都知道复利的可持续性和盈利能力是矛盾的(类似于ROE)。高复利和长周期不能结合在一起,其中巴菲特50年的近25%是目前人类的极限。

高复利后,回归均值是不可避免的。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并存。投资生涯中最好的情况是一开始就有很高的复利,然后是稳定但非常持久的复利。

02

在某些阶段,投资特别容易沉迷于“构建完美的系统”,但这与终生致力于永动机没什么不同。系统越复杂,就越痴迷于细节,事实上,投资的性质就越遥远。

你投资的时间越长,你就越能意识到,你可以依靠一种简单而简明的方法来触及本质,你应该关注全局和战略成功。

对投资者来说,最危险的情况之一是早期的真实感。如果它同时有点无聊或有竞争力,基本上就意味着在那些不那么引人注目的人面前没有进步的空间。

当然,基本面是不可动摇的,但在权衡投资的不同因素时,没有“神圣模式”。当然,这不是改变你的想法。它是关于保持你的思想开放。

 

集中还是分散?取决于哪个对你更重要,取决于舞台。

从长期常态的角度考虑,集中度似乎代表着对公司采矿和分析的高度信心。

但后来我想,如果我这么自信,我应该能够找到更多优秀的目标,并适度地分散它们。当然,这本质上是一个程度的问题。最后,应注意研究深度与职位效益、投资灵活性与风险分散的匹配。

投资决策环节涉及的要素很多,但如果精炼总结下可能有三点最关键:

1. 大局观。就是清楚你处于整个市场周期的什么位置,是该恐惧、贪婪还是麻木;

2. 价值判断。下注要瞄准在未来优势类别的对象上,与时间做朋友;

3. 预期差。明确价值判断的假设和估值所包含的预期,当出现高度预期差的时机时保持敏感度。

投资神话里都是百战百胜的故事,但现实其实很骨感,巴菲特投资理念,即便是巴菲特都承认不断在犯错。然而为什么有的人一犯错就致命有的犯了错并不导致严重损失呢?区别在于:

1. 主观上是否承认自己是会犯错的凡人?

2. 客观上是否善于用安全边际保护自己?

3. 是否分散了风险并用良好赔率弥补?所以损失是取决于错误的预处理。

从PB=PE*ROE这个公式来看,当ROE=8%的时候,即便PE是35倍但PB却只有2.8倍。若公司能够持续成长,ROE提升到25%,则届时的PE在25的时候,PB却反而提升到了6.25倍。由此可见,PE反映的是预期溢价,而PB反映的是资产溢价。

通常预期的反映远早于ROE的实际变动,而PB则相对同步或者滞后于ROE的变动。

从其中还可以理解,ROE本身的变化趋势是估值的核心要素,估值的最大奥秘不是对指标的简单加减乘除,而是对企业未来盈利能力的前瞻性判断,是对公司经营阶段的准确定性。

所谓模糊的正确,其实就是具体的PE和PB可以相对模糊(或者说可针对性分析),但ROE的趋势性判断一定要正确。

03

高ROE是公司盈利能力的体现,又高又可持续的ROE是公司强大竞争优势的体现。那么对这么好的公司市场绝大多数情况下必然给予资本溢价,也就是较高的PB。

如果一个高ROE公司出现很低的PB,你要想想为什么?

可能:1,市场是傻瓜;2,公司的本质是强周期且当前处于盈利高峰的拐点。这种矛盾偶然会发生,但经常性情景而言,高ROE与低PB本质上是矛盾的。

在投资这个领域,“带着镣铐起舞”有可能不是种限制反而是种保护机制。

最典型的比如老巴说的“一辈子只打二十个孔”,又如最常见的定投指数基金。

看起来这些行为被高度的限制了,但时间放长后经常发现“镣铐”居然变成了金手镯。

这其实也是绝大多数人的“自由行动”总跑不过自己的虚拟盘的原因。

能不断带来新的预期的公司往往比较受到市场青睐。但这里分两种情况:

一种是新预期都是围绕主业增强或者产业链升级,并且主要的预期都“说到做到”持续被证实,这就是优秀甚至伟大公司的好苗子;

另一种的新预期跨度大且喜欢跟着风口走,又总是不断用新预期掩盖未实现的旧预期,这就是不靠谱甚至老千公司的种子选手。

就公司与价格的相对关系来说,用静态较高的价格买入公司虽不是上策,但也不是最可怕的。

特别是这个公司如果未来不断的变得便宜,那还能反转为一笔上佳的投资。

最怕的是买入的时候很便宜,但越拿越贵了,这说明买入的逻辑从根部就错了。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是快速改错的能力,否则等错误坐实的时间成本都高的让人想哭。

高效经营类的公司初看上去很难有明显的壁垒,但这种高效经营可能量变到质变,进而形成真正的基于规模或者技术和客户粘性等方面的高壁垒,但等这一切确认时往往已经接近成熟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